今日首发!《中国大运河系列丛书 扬州印记》​讲述扬州运河故事

通讯员  民小爱   扬州发布记者   姜涛

“唤醒城市记忆,留住运河文脉。”23日,“中国大运河地名丛书”开篇之作《扬州印记》举行首发,这是向即将在扬州召开的第15届世界运河城市论坛最好的献礼。《中国大运河系列丛书扬州印记》率先面世,标志着“从地名的角度切入,打捞城市的记忆”这一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的创新形式结出第一枚硕果,今后《中国大运河系列丛书》有望推出中国大运河沿线35个城市的“印记”。著名学者韦明铧首发式上感慨地说道:“我家就在岸上住,泪洒都因忆旧名。”


讲述扬州运河故事

让大运河成为令人向往的“诗和远方”

城市地名折射运河记忆。扬州是中国大运河的原点城市,2019年2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中,扬州全域被划入国家大运河保护、传承、利用规划核心区。“面对如何让古运河‘重生’的时代命题,《中国大运河系列丛书 扬州印记》可谓率先答题”,《中国大运河系列丛书 扬州印记》编委会主编、原扬州市政协副主席王克胜表示。

《中国大运河系列丛书 扬州印记》选取了大运河与扬州地名这一独特角度,追寻大运河与扬州文化的悠久历史,把与大运河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地名以及故事,包括史实、掌故、轶闻、传说,形象生动地讲述出来,变成令人向往的“诗和远方”。全书架构分为六大篇章:河湖溯源、坝闸写真、津渡纪事、城市镇简史、街巷寻踪、建筑留影。

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WCCO)执行副主席、扬州市政协主席陈扬欣然为《中国大运河系列丛书》作序,在他看来,透过运河城市的地名看运河文化,这些运河地名连接着历史与当下,昭示着未来,犹如一颗颗璀璨明珠镶嵌在中华大地上,因此,《中国大运河系列丛书 扬州印记》的出版,在中国运河城市具有极好的示范作用,值得推广。

城市地名的主管部门是民政部门。市民政部门表示,将按照《地名管理条例》要求做好优秀传统地名文化的保护工作,发挥好地名在传承发展中华优秀文化中的作用,用地名留住“乡愁”,让大运河地名文化成为扬州“好地方”建设的亮丽名片。


运河流淌历史记忆

运河地名是历史文化重要组成部分

古运河流淌历史记忆 ,运河地名是历史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古地名的沿用,实质上就是历史文化遗产的“活态保护”,是最好的利用和传承。

地名,不仅是空间的坐标,也是文化的坐标。扬州市地名专家韦明铧介绍,大运河扬州段是整个大运河中最古老、世界文化遗产点最多的遗产区,也是运河地名文化底蕴最为深厚的区域。

“从南到北,大运河扬州段地名大多与运河历史相关。”韦明铧说。

瓜洲

瓜洲是江北运河的最南端,本是一座江心洲,因其状如瓜而得名。

三汊河

由此向北,是三汊河,这里是古运河、仪扬河两河交汇处。

三湾

再向北是三湾,这里是城南运河,因减缓水的流速的需要而建成,人称“三湾抵一坝”。

钞关

接着便是钞关,是明代设立的全国9个税收衙门之一,主要对江北货船进行检查。再往前是马摆渡,这个渡口当时渡人也渡马。

南河下、中河下、北河下

自钞关至徐宁门(今徐凝门)为南河下,徐宁门至阙口(缺口街)为中河下,阙口至东关为北河下,全长约四里。

东关街

接着就是东关街了,这里是扬州城东边门户,人们由运河上岸入城。

茱萸湾

一路向北,来到茱萸湾,这是西汉吴王刘濞开挖运盐河留下的。

邵伯

再往前走就是著名的邵伯,东晋谢安在此建立了埭,人称邵伯埭。

“反映明代盐法改革的疏理道、明初马政制度的马监巷,以及体现扬州人日常生活习惯‘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的碧螺春巷和浴堂巷,这些地名都受到了运河文化的影响。”扬州市地名专家黄继林说,地名来源于人们最直接的、最朴素的生活,是人们最便于记忆的,这些街巷的名称都有值得骄傲的历史,都有值得传诵的故事,是扬州历史文化的一部分。


唐代运河穿扬州城而过

瘦西湖始终与大运河保持水源相通

“扬州是大运河的滥觞之地,是中国唯一与大运河同生共长的城市,这是运河与地名关系中最典型的范例。而《扬州印记》本身的意义并不在于宏大叙事,而旨在以小见大,知微见著。尤其是要让读者从那些习以为常的地名中,发现扬州与大运河的关系,从而恍然大悟,所谓益人神智。”著名学者王虎华说。

瘦西湖

或许会有人说,瘦西湖与作为大运河地名未免牵强附会。其实不然。瘦西湖既是扬州历史古城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这一变迁的重要见证者。如今瘦西湖的水域,既包括唐代扬州及其以前的部分城壕,又包括城池缩小后的宋城部分城壕,还包括明清扬州城的部分城壕。扬州城与古运河同生共长,作为扬州城水系重要部分的瘦西湖,通过多条河道与大运河相连,始终与大运河保持水源相通,成为大运河的支流。它是由大运河水系和不同时代的城壕连缀而成的带状区域,也是大运河上独特的文化景观。因此,在大运河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同时,瘦西湖成为这一世界遗产项目的遗产点,可谓实至名归。

文昌阁

有人会说,文昌阁和大运河有什么关系?其实,这座雄伟壮观的楼阁原本是建在一座桥上,这座桥如今就静悄悄地隐藏在地下。此处唐代有一条南北向的官河,明代弘治年间在河上建了一座桥,名叫文津桥,又在桥上建造了扬州府学的魁星楼——文昌阁。而官河,正是唐代穿扬州城而过的运河!运河绕城而过是后来的事。在跨运河的文津桥上建造的文昌阁,岂不是与大运河的关系太密切了!

王虎华充满感情地说道:“如果把大运河比喻成一棵深根柢固的大树,那么扬州大地上的众多河流、湖泊、城镇、村庄,以及与之相连的堰埭、堤坝、码头、水闸、船闸、水柜(库)、渡口、桥梁、纤道、粮仓、关卡、城门、街巷、道路、会馆、寺庙等等,便是它展开的茂盛枝桠。寻根问祖,扬州的诸多地名都源于大运河。再放大了看,如果没有大运河,中国历史是无法想象的。”大运河作为多座城市的母亲河,又使得《扬州印记》的意义有了广大的发散空间。

编辑:杨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