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知识产权日 | 高邮、宝应200多个中小商户为此赔了335万元

通讯员 周曙 叶晓红 扬州发布记者 黄静

每年的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今年的主题是“知识产权与青年:为更美好的未来而创新”。那么,这一天,这个主题,以及知识产权,与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关系?

或许你还不知道,高邮法院有个知识产权庭,管辖高邮、宝应的知识产权案件。最近,该院对2021年以来,涉及商标和著作权的民事侵权索赔案件进行了调查,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只不过一年多的时间,高邮人和宝应人,被起诉到高邮法院的,竟然有217个案件,通过判决、调解以及庭外和解,这些被告一共赔付了335.13万元,平均每个案件要赔偿1.5万元。之所以败诉或赔偿,原因都是侵犯了商标或著作权所有人的知识产权。

并且,这200多个被告均为服务、食品、建材行业零售业务中小商户。其中,涉零售业142件,被告为城乡小卖部、小超市、门市部、经营部等,侵权商品或服务为玩具、文具、水槽、家电、抽纸、杂货等。涉卡拉OK业35件,被告多为茶楼、茶座、娱乐会所、休闲中心等。涉食品行业33件,被告多为蛋糕店、西饼屋、烟酒行、水果店。其他行业7件,主要为书店、教培、中介、五金、宾馆等。涉案被告多为个体工商户,租用或自有1-2间临街店铺,多数为家庭经营的“夫妻店”,少数雇佣少数员工。涉案被告整体经营利润微薄,合规意识淡薄,一般未建立规范的进销管理和会计账册制度,应诉抗辩及存留提供相关证据的能力极弱,能够在诉讼中提出答辩意见的被告只有38件,占17.5%,法庭采纳的仅2件。几乎所有被告均以判决、调解或和解方式赔付1000至50000元不等。

原告是谁?多为知名厂商或专业机构。通常系委托专业的知识产权公司或律师事务所,在特定地域进行拉网式突击集中维权。步骤为:1、授权,权利人与代理机构之间约定维权区域、所得分成等。2、取证,选定涉嫌侵权的中小商户,通过公证(178件,82%)、时间戳(一种第三方提供的时间电子证明方法,34件,16%)、其他(5件,2%)方法固定侵权证据。3、起诉,并取得个案有利判决。4、获赔,逼迫多数被告(及案外侵权人)以和解或调解方式迅速批量收取赔偿款,已起诉案件中,98件因未交费诉讼费被裁定视为撤诉,经调查多数案件原告已获得其认可的赔偿。

法官们还发现,被告经营已普遍受到疫情影响。在互联网电商冲击的大背景下,多数涉案被告以线下实体经营为主,临街开店,买进卖出,或提供饮食、娱乐服务。主要通过人员流动获取客源,客观上,这也是引起维权机构注意进而被索赔的原因之一。疫情防控期间,人员流动大幅度减缓,获客难度加大,客单成本提高。特殊时间为配合防控,需要关闭店铺、暂停经营,导致损失部分营业额,且难得获得补偿。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部分维权方式有不当失范倾向。原、被告虽为平等主体,但诉讼能力表现水平相差悬殊,原告有备而来,突袭索赔,被告一无所知,被动赔偿。近年来,少数专业机构在维权动机和方式方面渐有不当失范的倾向,主要表现在:1、“韭菜式”索赔,不以制止侵权为目的,忽视、容忍甚至纵容持续侵权,以期定期反复“收割”赔偿款。2、“暴利式”诉求,多数维权活动背后有“所得分成”的约定,导致代理机构搜遍城乡,广布眼线,专门针对中小商户,大范围、大批量集中提起维权诉讼。3、“钓鱼式”取证,个别取证人员指定食品店定制侵权食品(如动漫形象的蛋糕),但诉讼中被告无法证实原告恶意事实。

这些涉案中小商户遍及城乡,数量众多,为基层群众就近获得商品和服务提供了极大便利,同时也提供大量就业机会和岗位。同时,由于规模较小,经营能力较差,规范管理水平较低,这些中小商户普遍不具备最基本的知识产权常识和涉诉风险防范能力,疫情期间多数处于微利或亏损状态,一旦陷入索赔诉讼,看似不高的赔偿责任,将成为压垮经营者的最后一根“稻草”,进而导致众多中小商户倒闭息业。

针对调查的情况,高邮法院建议:一是适度调整赔偿标准。充分考虑中小商户规模大小、过错程度、经营状态、实际侵权后果等多方面因素,在停止侵权的前提下,更加合理地确定赔偿责任。二是积极引导规范经营。相关主管部门加强普法宣传和政策辅导,建立和完善符合中小商户经营实际的知识产权购销账册,从源头预防和减少侵权风险。三是迅速提高应诉能力。司法机关协同相关行业协会组织专门培训,发布典型案例,提高证据调查、庭审答辩等应诉能力,及时发现和依法处置恶意维权,扭转当前相关诉讼“全军覆没”的被动状态。四是探索提供政策扶助。对因疫情陷入困境的中小商户提供切实有效的帮助。


编辑:丁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