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韦韦道来】韦明铧:蜀冈有虎考

■韦明铧

扬州蜀冈有虎,见于《增补搜神记》卷四:“扬州英显司徒茅、许、祝、蒋、吴五神,居扬州日,结为兄弟。”这五位异姓兄弟喜欢打猎,而“其地旧多虎狼,人罹其害”。一天,兄弟五人在溪边遇见一位孤寡老妇,到溪边饮水,就把老妇接到他们家中,当作母亲奉养。兄弟五人虽然住的是茅屋草房,吃的是粗茶淡饭,但对老母孝顺备至。不久,五人出去打猎,回来后不见老母,就到处寻找,担忧老母“多被虎噉”。兄弟五人奋力追寻于山中,恰见一只老虎迎面走来,匍匐在地,束手就擒,从此扬州虎患消失,原文是:“有虎迎前,伏地就降,由此虎患始息。”后人怀念他们的德行和义气,立庙祭祀,有求必应。这座庙就是蜀冈西峰的司徒庙。

司徒庙旧在江都县东兴乡金匮山之东。据《增补搜神记》记载,隋炀帝时,五义士因护驾有功封为“司徒”。到唐代,加封为“侯”。宋代绍定年间,叛将李全数次来到扬州,祷告于司徒庙,结果均不吉利,一怒之下将司徒神像毁坏。没过三天,李全被戮,肢体散落,就如同李全对司徒神像施加的破坏一样。叛贼平定后,宋帅赵范亲率僚属,到司徒庙隆重祭祀,以答谢司徒保佑,并重建司徒庙,使其更加庄严高大。同时奏请朝廷加封,于是宋廷赐额“英显”,在“侯”前加褒至八字。朱虹《题司徒庙》有“剩有新官营赵范”之句,就是指宋将赵范。后贾似道来守扬州,也曾到司徒庙祷告。

传说司徒庙十分灵验,遇到干旱则立马下雨,逢到涝灾则马上转晴,要救火灾则灰飞烟灭,要求吉利则瑞雪降临。因其“护国佑民,无时不应,复为奏请,加封王号”。兄弟五人后来分别封王,第一位是灵威忠惠翊顺王,第二位是灵应忠利辅顺王,第三位是灵助忠卫佐顺王,第四位是灵佑忠济助顺王,第五位灵勇忠烈楚顺王。

与《增补搜神记》的记载互相补正的,是明人陆容《菽园杂记》卷八中的一段文字:“广陵之墟,有五子庙,云是五代时,群盗尝结义兄弟,流劫江淮间,衣食丰足,皆以不及养其父母为憾,乃求一贫妪为母,事之甚孝。凡所举动,惟命是从,因化为善,乡人义之。殁后且有灵异,因为立庙。”这里与《增补搜神记》所说略有差异,主要是将五个人的时代说成是五代,又说他们本是江淮之间打家劫舍的江湖大盗。但其中“皆以不及养其父母为憾,乃求一贫妪为母,事之甚孝”,与《增补搜神记》所记情节一致。

《增补搜神记》和《菽园杂记》的意义,是将五位义士的故事,落实到了今天的扬州。需要说明的是,《增补搜神记》一书并非晋人干宝写的那部名著《搜神记》,而是明人所撰,全名《新刻出像增补搜神记》,最早的版本是万历初年金陵唐氏富春堂刊本,故可信性值得怀疑。

清代扬州人对蜀冈有虎一事是有争议的。李斗《扬州画舫录》卷十八谈到扬州司徒庙的历史时,先引用《南史》,说明扬州茅智胜等五位义士是南朝时人,那时的扬州乃是广陵,而非扬州。茅智胜等五位义士的故事,发生在寿阳,与今天的扬州无关。李斗指出:“此五人实寿阳之义民,今乃不祀于寿阳,而扬州为立庙,岂神所歆哉?扬州地势平衍,而寿阳多山,即以驱虎事言之,亦不当误以寿阳为今之扬州也。”李斗认为,《增补搜神记》及《菽园杂记》二书所载,“皆无足置辨”。

但是《扬州画舫录》毕竟转引了“其地旧多虎狼”“由此虎患始息”等旧说,表明蜀冈有虎一说在乾隆年间尚有相当影响。清嘉庆《重修扬州府志》卷二十五司徒庙条也引用文献说:“地旧多虎,五人捕除,其害殁,而人思其德,因为立庙”。

关于扬州的虎患,清人王遒定《重修五司徒庙记》写道:“饥虎食其母,五人奋力杀之,地无虎患,州人思德,为立庙。”几乎没有提出异议。宗元鼎《司徒庙》诗也写到扬州虎患:“山中老媪贤,五人孝如子。是时多虎患,白日踞于市。一朝畋猎归,家已失其母。必为虎所啖,奋力捕山阜。入穴尽杀之,自是除虎祸。土人思其德,刺史立庙祀。”总之,五司徒的故事纵非发生于扬州,扬州人似乎宁可相信蜀冈有虎。


作者简介:

一级作家,扬州巿政府表彰的当代文化名人,扬州市名师工作室导师。出版著作七十种。荣获国家图书奖、华东图书奖、华东田汉戏剧理论奖、中国曲艺最高奖——牡丹理论奖。

《扬州晚报》版面


编辑:曹凯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