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文景明谈】潘宝明:溢光流彩映华年



■潘宝明

扬州民间彩灯造型精巧,色泽幽雅,动静兼备,既可实用,又能观赏,历来有“火树琪花”之称。隋炀帝的“灯树千光照”,唐李绅的“夜桥灯火连星汉”,王建的“夜市千灯照碧云”,杜牧的“扬州盛地也,每重城向夕,常有绛纱灯万数,辉罗耀列空中,九里十三步街中,珠翠嗔咽,邈若仙境”。这些诗文都是扬州灯景之美的形象描绘。传统地方戏扬剧剧目《观灯》中可以看出,每逢灯会,藏在深闺中不与外面接触的女子,都可以出来观灯。“观灯”中历数了各式花灯,有龙灯、凤灯、财神灯、五子登科灯、八仙过海灯等等。明散曲家王磐在《元宵》中再现了高邮灯会的繁盛:“四围玛瑙城,五色琉璃洞,千寻云母塔,万座水晶宫,锦绣重重。影晃的乾坤动,光摇的世界红。半空中火树花开,平地上金莲瓣涌。”

清周生《扬州梦》详记扬州灯彩。“灯以玻璃为上,琉璃次之。玻璃有方有六角,琉璃有圆有长,皆有华盖有绥(穗)。绥有线有珠。色有红有彩,素者用白用蓝。别有洋灯,上下锡盘,中安台,贯以钩索。有四面镜,紫檀十字架,镶花板面,镜前短签插烛正中,亦有绥。有画灯,芜湖铁画,有山水,有草虫,有兰竹,生铁打成,象形惟肖,凌空结撰,正背皆工,内必承以纱绢,多巨片。时人绥画墨画必白绢古绫,间有作四种书者。玻璃、琉璃,则于背面画之。有花灯,剪琉璃片染五色制成,花类不一,多有至百头者。有珠灯,方者以木为胎,穿珠成草成花纹,玲珑者,以铁丝为胆,穿珠成宝盖,成禽鸟式,然燃烛处必雕檀木,嵌玻璃;有纱灯,大红绉纱糊成;有壁灯,或锡或木,或护以纱。巨灯宜厅中楹,次者宜檐宜廊,花灯宜别室,画灯宜斋。”

彩灯大致有三类:提灯类,体积小而轻,多以花卉造型,如荷花灯、莲藕灯、瓜灯、球灯、花鼓灯、小宫灯,适宜小儿提玩;举灯类,体积略大,多以鳞鱼昆虫造型,如蝴蝶灯、鱼灯、虾灯、金蟾灯、秋虫灯,也有以人物、飞禽造型,如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八仙灯;牵灯类,多以兽类动物造型,如狮子灯、麒麟灯、马灯、兔灯,体积大,下装轮子,适于牵玩。彩灯是形美与意美的结合。灯的“骨”都是以篾竹或铅丝等做成,加以彩扎、裱糊,要求线条简洁、流畅,还要易做耗时少。彩灯只求大概的形似,又要讨喜,好玩。一般以方、圆、六角、八角为基本形状,夸张、变形,突出动物、植物、人物的主要特征而舍弃细微末节,即强调传神,意美。

彩灯是色美与光美的结合。灯以闪光源为主,这样就要求内部空,外部的裱糊质料薄、透、鲜、亮,往往以色纸、绸绫、玻璃、琉璃为材,四周镶嵌花边,灯下坠以流苏,形成精美的外形和典雅的装饰,数盏点亮,交相辉映。

彩灯也是静止美与活动美的结合。简单的彩灯造型静止,复杂的彩灯则以活动见长。如走马灯,利用空气对流,自动旋转;金鱼灯利用风力,鱼尾自动摇摆;官员的纱帽翅上装了细弹簧,风吹就动;青蛙的腿以悬着的细线勾连,腿就能活起来。大型彩灯运用现代科技,孔雀可开屏,金鱼能吐泡,荷花灯在水中飘动,孙悟空可上天入地。

彩灯还是民间艺术和诗文书画艺术美的结合。彩灯最初起于民间,多以日常生活中美好形象为题材,如“鱼”象征“年年有余”,“荷”象征“和美幸福”,也有将不同灯形组合表示意思,如鱼背上驮一亭,该亭象征“龙门”,喻意是“鲤鱼跳龙门”;也有在灯的四周贴些剪纸,如“牡丹”喻富贵,“鸳鸯”喻夫妻团圆,“葵花”喻多子,“仙桃”喻长寿。文人雅士则喜欢在灯上写诗,写灯谜,使彩灯充满文化味。比如在《红楼梦》中就有多处写到猜灯谜。可见彩灯表示了我们民族喜欢美化生活的习俗,也反映出人民对幸福的祈盼和追求。

如今,民间的彩灯在现代生活中正走向更大的舞台。1982年,上海运动会上,扬州工艺厂制作10条大型龙灯,每条龙长25米,龙身直径0.45米,每龙13节,可装可拆,拆开时11节龙身是11朵荷花,龙尾是只蝴蝶,合在一起,蛟龙腾舞,吞云吐雾。1992年与中央电视台在涿州外景基地联袂举办扬州灯会,3000张宫灯和30组大型组灯,以温馨祥和的氛围和古朴高雅的品位斗巧争奇,炫人眼目。至今元宵灯节,扬州在许多城市举办灯会,上海城隍庙每年举办灯会都是由扬州原工艺厂的艺师领衔,与时俱进,将传统灯彩与现代生活紧密相连,融进现代科技,动与静,光与影,形与意有机交融,成为上海春节民俗大餐。


作者简介:

扬州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致力研究文化的传承守正,开拓创新。

《扬州晚报》版面


编辑:曹凯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