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关街】日子 | 潘福平

■潘福平

人到了一定年龄,以往的日子如同电影片段,时不时地在脑海里闪过,以往的时光愈发真切地在眼前回放,漂泊在异乡尤为想念故乡的一草一木,想念故乡的亲人和左右邻居。

也许这时候,回眸往昔,才会明白什么叫珍惜。那时的天空、那时的风、那时的人,都会在脑海里一次次地重现。离开我们已经十二年的父亲,每一个笑容,每一句话,也会在眼前无数次地重演;母亲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那个大雪纷飞的清晨,背着我,踏着厚厚的积雪,第一个来到学校。母亲脚踏雪地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我曾在那些“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艰苦奋斗的日子里,奋战在上海那圆形的陆家嘴海关大楼的顶层,冒着高温酷暑安装圆弧玻璃;在地铁三号线“虹口足球场站”焊接电梯基础铁架时熬红双眼,一天一夜忍着剧痛艰难地度过。那时的激情已被如今的平淡代替,那时的憧憬已被眼前的苟且填满,那时的笑容也好像时常被忧郁的神情打败了。

那时候,为庆祝上海浦东改革开放十周年,陆家嘴旁的浦东大道世纪连廊,我承包了部分装饰工程,带领老乡们日夜奋战一个月,到工程即将竣工时,嗓子哑了,讲不出一句话,只能靠手指挥,或用笔写纸上进行技术交底,在老乡们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如期完成。

有些日子,刻骨铭心;有些日子,悄悄滑过,无声无息;有些日子,猛然回首,沧海桑田。日子在日升日落里,翻去一页又一页;日子在叶翠叶黄里,变换出冷冷暖暖。日子里有碰壁、失落和彷徨;日子里也有思念、携手和温馨。

最近,常打开好友张彦老师发给我的电子书《大河》,常常被书中的故事情节带回到上个世纪70年代的日子里去。书中流水般的文字,讲述了里下河地区的人们在那个岁月里,在那片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守护着脚下的土地,守护着农耕文明,守护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大河》的最后文字,精彩绝伦,用心良苦,可谓让每位读者浮想联翩。正如书上所写:太阳融进西大河的烟水深处,烂漫的晴霞烧红了天边,看来明天定是个晴朗的日子。

日子在人生人逝里,吞吐了芸芸众生。日子,流星一样转瞬间,又流水一般恒久远。日子就在我们身边,形影不离,却怎么也揪不出它。恨也日子,爱也日子。

微信朋友圈里,前一段时间每天都能看到一个文友治疗乳腺癌过程的简短日志。她每天日志的结束语都是:我爱你!活着的每个日子!每次看完她的日志,我都会心里一阵难过。虽然我不曾经历她的人生,但分明读出了她勇敢与病魔作抗争的不屈日子。平凡的人生,平凡的日子,却处处都闪着人性的多情泪花。日子,对每一个人来说,既多情又无情,一个个的日子就串联起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随着一个个日子的到来与远去,我们有限的人生日历也随之一页页翻开与撕去,当我们人生日历的最后一页到来时,我们是否还能捡起一个个远去的日子,翻看自己的人生日历,然后不带遗憾带着无悔远行呢?果如此,当不虚此生!

编辑:胡林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