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布调查|瘦西湖“枯木逢春”的“神木”哪里来的?

扬州发布记者 孟俭 文/图

城区不少满树金黄的银杏成了最近市民的“打卡”处,动辄几百年的树龄,是目前最受欢迎的景观,同样是银杏还是著名景点的银杏——瘦西湖小金山脚下的“枯木逢春”,却因三个版本流传成了一笔糊涂账,枯木是哪里来的?

郁闷——

禹王庙的还是石塔寺的树?

“枯木逢春的那段‘神木’,到底哪里来的?”今日,扬州市政协原副秘书长高文朗联系记者称,他对瘦西湖小金山脚下的“枯木逢春”这一著名景点的“神木”来源,有点糊涂,两个版本的说法,不知哪个正确。

高文朗称,最近满树金黄的银杏成了不少市民的“打卡”去处,网上晒扬城银杏的不少。其中,对石塔寺东侧的那棵唐代千年古银杏的说法,出现了两个版本,都是因“枯木逢春”的那段枯木引起的。

“枯木逢春”的“神木”来自这棵千年古银杏并无争议,当年遭雷劈留下的伤痕还在树上。高文朗说,网上对“枯木逢春”景点的介绍令人不解,这段枯木有的说是禹王庙搬来的,有的说石塔寺搬来的。

根据高文朗提供的线索,记者网上查询发现,确实有两个不同说法:一个版本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城区禹王庙的古银杏遭雷劈下这段枯木,另一个版本则是,石塔寺的古银杏遭雷劈掉这段枯木,后摆在瘦西湖景区中。

流传——

三个版本令游客听了糊涂

高文朗对此有些纳闷,同一个遭雷劈断的枯木,到底是禹王庙的还是石塔寺的? “两个说法,就想搞明白哪个是对的。”高文朗表示,如果扬州人对其是一笔糊涂账,那游客就更搞不清楚了。

今日,记者就此咨询市区一旅游公司业内人士徐女士,她称,对于“枯木逢春”不止两个版本,外地导游还有一个版本:唐代栽在瘦西湖的银杏遭了雷劈,后来旁边种了凌霄成了无心插柳成了著名景点。

徐女士说,第三个版本主要是外地导游对旁边立石说明的字面理解:“原是唐代银杏,遭雷劈断,后植凌霄……”,本土导游多介绍来自石塔寺千年古银杏,几个版本令不少游客听了糊涂。

“对于‘枯木逢春’的来源,朱懋伟老人的说法靠实一些。”高文朗说,9旬高龄的朱懋伟老人曾向媒体回忆:当时的扬州旧城西城根,除了古木兰院即石塔寺外,还遗存另外两处古刹,分别为禹王庙和城隍庙。这三处古刹依次排列,规模十分宏伟,而其中又以道教的禹王庙为最。

求证——

古地图上确实有个禹王庙

朱懋伟老人回忆称,一株屹立在禹王庙的银杏可谓见证了唐宋以来扬州城历史的变迁。但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一个夜晚,电闪雷鸣风雨交加,随着一声惊天巨响,银杏被雷电从中劈开,树正中一段近六米高的树干自上而下被雷电击了出来。

当年负责扬州市政建设和园林绿化工作的朱老忽发奇想,此物天造,何不把它安放到瘦西湖供人观瞻?随后雷击木被搬至瘦西湖,几年后,边上种植凌霄展现如今“逢春”活力的是原园林局总工程师韦金笙。

今日,记者联系上9旬老人朱懋伟,老人表示,这棵千年古银杏应在石塔寺外,当时确实是他提议雷劈木搬至瘦西湖,没想到后来被园林专家搞出一个巨型“盆景”,成了知名景点。

高文朗觉得,清代地图上可以看到文昌阁在文津桥上,往西依次是府学—江都县—城隍庙——禹王庙——古木兰院(石塔寺),也印证朱懋伟老人以前的禹王庙说法。

呼吁——

考证清楚并立石统一出处

石塔寺建筑几乎无存,就剩这绿岛中的石塔与路北临街的楠木楼,今日,记者再次赶至现场观测,这棵千年古银杏在石塔东侧,离汶河小学门前流传属于禹王庙的两棵古银杏很近,与楠木楼和石塔的距离比起来,千年古银杏离塔的距离相对远了一些。

今日,记者前往古城区寻访部分高龄老人,对于禹王庙,民间仍有不少它的传说,只是千年古银杏到底是不是石塔寺的,则没人说的清楚。对此,旅游业内人士徐女士觉得,随着扬州城历史的变迁,对该片区域庙和寺的位置,留下记忆的或多已9旬,应及早寻访考证,为变迁留下确切说法。

对此,高文朗呼吁,文昌阁至石塔及三元路一段是扬州古城的精华,相关部门应以古石塔和千年银杏为元素,以围绕其发展的历史事件为线索,延续从古至今一段扬城历史和挖掘古今旅游资源,进而明确统一瘦西湖景区“枯木逢春”的来源说法,并在景点旁立石上明确,避免给国内外游客留下一笔糊涂账。

编辑:金杰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