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童话366夜故事】文思豆腐



作者:涂晓晴

音频:朱祥

唐武则天时期,为了感谢给女人做皇帝找到出处的《大云经》,在全国兴建或改名多座“大云寺”,其中就有扬州的龙兴寺改名扩建后的大云寺。当地百姓的生活并不宽裕,且想要晋升的阶梯很少。一是做官,这一项就挡住了绝大多数没门没户人家的孩子。他们连读书的机会都没有,就别谈考学做官了。另一个是出家当和尚,崇佛时代倒是一条很好的出路。

这天,一中年男子领着七八岁的小男孩来到大云寺,想要出家。老方丈问小男孩为什么要出家,本以为小男孩会说舍身事佛,渴求佛法真意什么的,没想到小男孩说:我想发家致富!

老方丈并未生气,因为他知道全大唐庙宇掌握的僧众和财产,以及受到重视程度远远超出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相比较起来,简直有仙、凡之别。就又问:你怎么做到?

小男孩说:我要是能做上住持和方丈,就能随意支配财产,供养我父母兄弟,给他们钱财、田地,为他们盖房子。

小男孩的父亲脸上实在挂不住了,这都是他平日里说的话,怎么小孩子都听进去了,还记得这么清楚。赶紧向方丈下跪,匍匐在地上,表明自己送第四子来出家,实在是家庭情况糟糕,小孩子说的那些个没脑子的浑话都是从庄邻八舍那里听来的。

唐中后期,世道衰微,人心浮动,真心送儿子入寺庙的人已经逐渐减少。方丈见小男孩生得端正,且其父、祖都是庙里的长年居士,出身和慧根也还说得过去,尤其他的记忆力惊人,已经会背诵三百多段佛经,就签了“舍身契”收下了他。因觉得小男孩缺文少思,便打破辈分取号,赐法名文思。

小文思一开始并未跟随师父们学习打坐、念经等佛事,而是被分配在厨房后勤,干了一年多,整天洗碗做饭烧火挑水磨豆腐,很是辛苦,便问方丈,什么时候能出厨房和豆腐坊,跟随师父们读经。方丈对小文思说:能不能走出厨房,全在你自己。你什么时候将这嫩汪汪的豆腐切得能穿过针眼儿,就说明你能学佛。

文思怔怔地看着方丈离去的背影,难过地觉得师父肯定是有意给他出难题,一块托在手里都抖抖颤颤的豆腐,怎么可能切得跟针一样细?这句话不是在给他希望,而是让他彻底绝望。

供图:陈春松

为了能早日走出厨房,文思在磨豆腐上做起了文章,将卤水点老一点。豆腐做好,方丈夹在筷子上就有数了,入口一尝苦涩难当,便在饭后单独叫来文思。文思端来一盘子切好的细丝一般的豆腐,喜滋滋地想,这下可以远离那枯燥没有前途的厨房了。

文思进得佛堂,见方丈面色平静,跪地合十,奉上豆腐。方丈看都不看,问:你进大云寺快满两年,当初会背的三百多段经文都还记得吗?

文思愣了愣,至少忘了大半,但若静心回想,应该还是能记得一百多段,尤其那些纯粹梵文,真是记不住了。但为了不被师父轻视,却说全都记得。

方丈又问:那,经文中哪一段、哪一句是教你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论方法地投机取巧的?能说给我听听吗?

方丈这话训斥得再明白不过了。小文思脑袋“嗡”地一下,顿时羞愧难当,匍匐在地上,说自己错了。

从此,文思一心在厨房干活,再也没有提过学佛的事,甚至连佛堂和殿宇里都去得少。除了必要的早晚课和训诫聚集,他一心请教同住的师兄弟,把忘记的经文补了回来。越学越谦卑,越学目光里的火焰和欲念就越少,修炼得如草石一般无惊无喜。

俗家的父亲亡故,三个哥哥也都成了家,依旧给富人做长工。而他仍旧在厨房当和尚,家人不再对他抱有厚望,更羞于提起他,甚至都不来看他。即使过年过节来拜拜佛,也都懒得搭理他。

文思刚开始很难过,可自己进寺庙修行已经签订了“舍身契”,就等于把自己舍给了寺庙,生死病老都无法自己做主,从此再无尘缘俗念。把心思全部花在做饭、做菜上,研究如何把简单的时令食材做得好,做得精彩,做出花样来。

一转眼,文思长到了二十岁。厨房里的活不但干得好,且干出了名,好多豪门大户的达官显要来到大云寺,点名要吃文思做的素斋。他做的菜清爽、柔和,咸淡适中,尤其刀工火候,更是无人能代替。每一道菜的食材透出一股本来的香味,既保存了本真,也发扬了烹饪后的口感,增进食客的食欲和一股子说不出的愉悦。

这年夏天一大早,方丈让徒弟把文思叫来。文思跪在方丈面前,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整整八年。方丈好像感觉时光倒流,当年跪着一少年,今天已经是堂堂男子。且佛经滋养得他慈眉顺目,毫无半点利欲之色,什么也没问,说:陪我去荷塘边走走。

文思起身扶起方丈,来到荷塘。方丈问文思:荷叶为何能立在水上?

文思说:因为荷叶有强有力的叶柄支撑着。

方丈又问:荇菜为何只能漂在水面上?

文思想了想:因为荇菜的茎干细而无力。

方丈说:还记得当年我对你的要求吗?

文思点头,又摇头:回方丈的话,弟子不记得,不去想了。

方丈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从荷塘边回来后,又过了半年。牙齿脱落的方丈很难咀嚼,数日不能进食,文思想着花样为方丈做不用咀嚼还能消化的羹类食物。想到方丈牙疼,一心想要把豆腐切得细一点,再细一点,用菌菇熬汤,加入藕粉勾芡,再佐以嫩滑的香菇细丝,一道色香俱全的豆腐丝羹汤做好了。

文思把豆腐羹端给方丈,方丈牙疼得脸都肿得好高,勉强喝了两口,完全不用咀嚼就可以下咽,感动得微微点头。问文思:这么多年在厨房里熬着,有什么心得?

文思说:弟子蒙师父开悟,无论学佛还是学做饭,都要细心、耐心、用心、恒心,才能做好。

方丈点头:嗯,凡事做到极致才能出人头地。你如果能把一块豆腐切成能穿针的豆腐线,学习佛法自然也会竭尽全力。

文思合十:弟子谨记。

方丈说,难得你一片孝心,这么多年对你的历练,已经过关。你当初小小年纪就想要借出家敛财,造福亲人,肯定是打错了主意,找错了地方。但念你实在是块学佛的好材料,才发心收留,更有心淬炼你。今天看来,你已经可以离开厨房。

整整十年才听到的“特赦”,令文思无悲无喜,心田再无波澜,缓缓下拜:弟子愿意一直在厨房做事,只要能学佛做人修心坐禅,在哪里都一样。

方丈说:你说的没错,就像世人爱进庙烧香祈福,即便拜完天下寺庙,不如回家孝敬父母。

文思说:每一段佛经都告诉弟子,为何倾尽一生学佛坐禅,无非渡己渡人。但并不一定非要当大和尚做住持才能做到,学佛可以在每个时刻、每个位置、每一处。

方丈点点头:倘天下人能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什么事情不要先想着成功,必须静下心来,方有所成。包括在寺庙里修行的最高境界,全在这碗豆腐羹里了。回家吧,去给你的老母做碗汤羹侍奉,尽人子之孝。

文思的眼里噙满泪花,离开厨房的文思,又用了二十年时间潜心学佛,当上了住持。并没有用豆腐羹的真实往事,告诉世人做人做事的道理。但他常说,进庙不要求福求财,因为寺庙、佛法、僧侣只为能在每个人的心灵里播种慈悲、仁爱的善因,想要获得福报只能靠每个人自己努力。

今天的扬州童话就讲到这里,大多时候,人不在,手艺也就跟着消亡了。扬州人为了纪念文思大和尚,将他做的豆腐羹,称作“文思豆腐”,并流传至今。

作者简介:

涂晓晴,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曹操是怎样炼成的》《少年曹操》,少儿科幻小说《蓝蓝和外星人》《雨后讲故事》等。

编辑:凌鹏

(作者:涂晓晴 朱祥)

编辑:凌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