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思亲 | 奶奶与老屋

绘图 沈江江

◇王磊斌

又到一年清明时,想的最多的便是我的奶奶和她的老屋。

奶奶走后,老屋柜子上的一个铜罐子不知啥时被搁在一旁,父亲特意拾起,掸了掸尘土,又原封不动地放回了原处。父亲对我说,这是奶奶的百宝箱,但凡参加红白喜事,奶奶都会偷偷打包些零食,回到家便往罐子里头装。

我打小时就常住奶奶家。只要我住在奶奶家,那只铜罐子就会从柜子上“爬”下来,敞开了盖顶,然后肚里的货色越来越少;而我不在时,那只铜罐子总是“站”在柜子的顶端,盖顶牢牢封住,肚子里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我知道,这就是奶奶对我的爱,默默无声。

奶奶的老屋有一张特别精致的木床,木床外围有屏画也有镂刻。每到夏天,奶奶就挂起蚊帐,但有时还是会有蚊子偷偷钻进来,于是奶奶就拿起那把残破的大蒲扇在我身上轻摇着,一边摇着一边给我讲各种好听的故事。而我则盯着木床镂刻上的那些栩栩如生的图案,伴着大蒲扇的那份闲逸,很快进入了梦乡。

当我醒来时,奶奶已在厨房里忙碌。奶奶家的厨房,还是老式生火加柴的那种大锅灶台。当奶奶忙着炒菜时,就会让我看下柴火,但我总爱捣蛋,不停地往火里添柴,弄得奶奶时不时要加快翻炒,有时稍不留神,菜就老了,焦了。

我特别喜欢吃奶奶家大锅里的锅巴,稍微撒点盐,就觉得是世间最美味的零食了。奶奶家后屋外还有一口老井,井里的水清凉甘甜,奶奶捣衣洗米用的都是老井里的水。夏天,奶奶买来个西瓜,就会将西瓜放到一个铁桶里,然后沉入井里,不过一个时辰,西瓜就能变得透心般的爽口了。

奶奶将一生的爱给了子女儿孙,而这老屋就是维系着后辈间浓厚亲情的割不断的根。老屋是风筝线的起点,它牵引着我们每一个人,不管离家多远,无论时光荏苒,老屋就静静地等在那里,深深地驻在我们心间,让我们永远有着一份不舍的归属。

奶奶去世后,灶台的大锅底下生起一圈圈的铁锈,屋后的井水也变得混浊。老屋在,奶奶的爱所留存的记忆就在……

编辑 孔祥辰

编辑:孔祥辰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