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林说扬州】大运河与扬州⑥

■华干林

五、两宋兴衰

北宋时,扬州大行政区先叫做“道”,后称为“路”,相当于现在的省。此时的扬州即是“省会”城市。大运河的南北交通,还流淌着唐代繁华的风流余韵。唐宋八大家中两个宋代文坛领袖——欧阳修和苏轼,先后在扬州做过知州。

欧阳修庆历八年(1048)在扬州做了不到一年的知州,时间不长,但影响很大。留下一个“平山堂”,让世世代代的人景仰。欧阳修是因为“庆历新政”失败被贬到了滁州的,在滁州,他深入基层,与老百姓打成一片。滁州有山有水,时间长了,他就找到了寄情山水的快乐,于是写下了千古名篇《醉翁亭记》。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体现了欧阳修“与民同乐”的情怀。

 欧阳修雕塑

欧阳修为什么到扬州?《醉翁亭记》写好之后,一时洛阳纸贵,大家争相传抄。传到了宋仁宗的耳中,宋仁宗自己反思,对欧阳修处理不当,于是将欧阳修调至大郡扬州。

欧阳修调至扬州之后,在蜀冈上建立一座平山堂,经常与文人墨客在平山堂上饮酒赋诗,极大地推动了扬州的城市文化建设。由于平易近人,老百姓都热爱他,所以平山堂在历史上的知名度非常高。欧阳修在扬州工作了十一个月,由于身体原因,就调到了颍州。

欧阳修离开八年之后,有一个叫刘敞的人,到扬州来任职,欧阳修专门填了一首词送给他,这首词就是《朝中措·平山堂》:

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苏轼雕塑

苏轼是欧阳修的学生,元祐七年(1092)来扬州做知州,时间只有半年,但他在扬州任上为民呼吁,免除积欠(老百姓因灾年欠收而拖欠的农业税)。他向皇上报告说:臣闻之孔子曰:“苛政猛于虎。”昔尝不信其言,以今观之,殆有甚者。水旱杀人,百倍于虎,而人畏积欠,乃甚于水旱。在苏东坡一再呼吁下,朝廷终于在七月下诏,不论新旧,宽免扬州百姓一年各种积欠。百姓闻此消息,无不奔走相告。

苏轼在扬州任上还为漕船员工排忧解难。扬州自隋唐以来,便是官府控制的漕运集散中心,原本相关从业人员甚多。苏东坡到任后却发现,漕船大量减少,漕运事业受到严重影响。他向朝廷提出了《论纲梢欠析厉害状》奏议,建议允许漕船员工在完成政府漕运任务的同时,可以私自代运一些其他物品,以提高他们的收入。

苏轼在扬州工作期间,还建了一个“谷林堂”,以永记欧阳修的恩师之情。

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金人南犯,钦、徽二宗被掳北上,史称“靖康之耻”。宋高宗赵构匆匆登基,带领军队且战且退,退到扬州,在此指挥抗金,坚持了一年多,但终于抵抗不过金兵,只能往江南逃,定都临安(今杭州)。

北宋灭亡了,南宋诞生了。此后,金人多次南犯,南宋时期的扬州变成了“烽火扬州路”。扬州彻底告别了大唐与北宋的繁华,而显得十分凋敝与荒凉。南宋词人姜夔自度《扬州慢》一曲记其事: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作者简介

华干林,扬州旅游协会副会长,扬州大学文化传承与发展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扬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特聘教授,长期从事文化史教学与研究,对扬州城市文化情有独钟。为社会各界开设扬州文化讲座数百场次。

编辑:凌鹏

编辑:凌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