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关街】楼道里的小插曲 | 李贞琴

█李贞琴

周末下午,忙完家务,躺床上看了一会书,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啪啪啪”的声响把我从梦中惊醒。“又是哪家在搞装修?”我心里嘀咕着,拉开窗帘,看天色渐渐暗下来,想起该出去买点菜了。

门把手刚打开,就被外面的一只手直接拉开,我惊恐地呆立在屋内,愕然地望着门外。“你放门口的玻璃划破我的手了!”一阵怨气冲天的女高音传进来,门,已完全被拉开,矮胖的跛脚老妇人,左手拉着门把,右手拿着铝合金把手,站在我门前抱怨。我明白了怎么回事,问她,“放门口的东西你为什么要去敲碎?”

“我打扫卫生呀!”

“打扫卫生又没有要你打碎东西,你贪图一点铝合金,去敲打玻璃,现在划着手了,怪谁?”

“我不管,反正是你门口的东西划伤的,现在手疼,怎么办?”

我只好耐心跟她沟通,“你不去拆铝合金把手,怎么会扎你的手?你想想,门口你要的东西,我哪一样没有让你拿去?”

家里装修时候,大大小小的纸盒都被捆扎好放在门口,想等有收废品的过来一并卖了。可是第二天,门口的纸盒总会不翼而飞。不值钱的东西没了就没了,也就没有放心上。直到有一天,从老家带来的装鸡蛋的一只塑料桶放门口,准备带回去的,也没有了。我这才有点警觉。终于,一次下班回家,看见了这个打扫楼道的老妇人,正弯腰拾掇着我家门前的纸盒。见我走出电梯,她立即尖声问道,“你家门口的纸盒还要吗?”不等我回答,继续说,“不要我就带走啦!”看着眼前穿着肥大的工作服、花白的头发、走路还一跛一跛的老妇人,我叹了口气:“都拿去吧!”

沉默良久,我见老妇人没有了之前的蛮横气,轻声问她,“手真划破了吗?”“不知道,有点疼。”老妇人立刻就像个委屈的孩子低声喃喃。

“进来,我看看。”我打开门让她进屋,打开灯,她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我拿出缝衣针,蘸了点酒精,让她把手伸过来,我左手捧着她的右手,用右手轻轻按压着,每压一处,就问她疼不疼,终于,在右手食指处看见一个细微的小红点,我用针尖碰了一下,她立刻说就这儿疼。我左手拇指食指并用,紧捏着那个小红点,右手用针尖轻轻拨动。针眼大的碎玻璃被挑出来了,移到老妇人面前,“看见了吗?就这!已经挑出来了。”老妇人用手压了一下手指,说不疼了。

笑容在她的褶皱里舒展开。临走,连声道谢。

编辑:凌鹏

编辑:凌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