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关街】女为悦己者容 | 陆琴华

▉陆琴华

“五一”小长假一结束,我坐上了吉林开往上海的火车。我的对面是一位中年女性,一路上她很安静,一脸坦然,有时她也会插嘴跟其他旅客讲讲话,来消解旅途的寂寞和疲惫。从她口里得知她已经坐二十余个小时了。她说她光坐着,两只脚已经肿了,肿到两脚穿不进一双高跟鞋的地步。

火车到了常州,她一下子开始忙开了,站起身把放在火车架上的一个行李包打开来,再从里面取出一个一拃多长的包包。那里面没有别的东西,都是一些化妆品,有七八十来样。这时我看了她一眼,一天一夜的旅途,她确实疲惫了许多,不算白的脸颊憔悴了好多。这时她挤出人群拿了一条红色毛巾上卫生间,等到她回来,坐下就有条不紊地忙乎着。她从包包里先取出一个长溜形的瓶子,她拧开盖,朝手心里倾倒里面什么,很快瓶子里有一股透明液体流了出来,她赶紧把那液体涂抹到面颊上,于是她的脸顿时有些湿润起来。过后她又从另外一个瓶子里倾倒一些别的什么化妆品,是粉红色的,她朝脸上涂抹,面颊在原来的基础上又红润了一些。看得出来,她的眼睫毛是种的,长长的,黑黑的。不过,她不满足,又给眼睛涂了一些眼影。口红是一些女孩子的最爱,这个中年女性也不例外,她还给自个嘴唇上来点口红。这个女子短发,乌黑发亮,看不出有一根白发。不过,经过一天一夜的旅途折腾,很明显她的短发也有些凌乱。她对着一面小镜子朝头上喷洒一些水雾,估计那是啫喱水。喷完了,她就用梳子梳一梳,有些纷乱的头发就整齐了。说真的,化妆后的她比先前确实漂亮了不少,也精神了不少。

这时她的手机“嘀”一声响了,她赶紧点开,手机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你现在到哪了?我已经到无锡火车站了。”这个女子赶紧回话:“车才开出常州不远。”那男子说:“我在南广场等你。”她回话:“好的。不过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到无锡。”然后她就抬头问我:“到无锡还得多长时间?”我想了想,对她说:“大约还得半个小时吧。”她就跟手机里那人说:“还得半个小时才能到无锡。”每一次她点开那男子的语音她都一脸的笑容。我问:“是你爱人吗?”她答:“是的,我爱人在苏州张家港上班,我在家时就跟他说,我到了无锡下火车坐汽车去他那儿,他偏要来无锡接我。”说完就一脸得意。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位中年女子要和丈夫团聚了,认真打扮一下自己,这不就是爱吗?

编辑:凌鹏

编辑:凌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