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最后8小时

通讯一等奖

生命的最后8小时

——高仁林先进事迹系列报道之一

连日来,一个响亮的名字在扬州大地上广为传颂。高仁林,这位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扬州灯泡(集团)厂党总支书记、厂长为党的事业拼搏奉献到了最后一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的轰然倒下,留给人们绵延的思考: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而用奉献点燃自己的生命的人,便会将平凡的生命燃烧得灿烂光彩。

一个平凡的生命,为什么能使千万人的心灵受到震撼,为什么能在大地上激荡起如此巨大的回声?挂在高仁林遗像两边的挽联:“不倦写宏篇躬行三个代表,艰苦创巨富自留两袖清风”,或许正是一个答案。

让我们首先把目光聚焦到高仁林人生的最后8小时。这8个小时在高仁林59个春秋中只是普普通通的一瞬,因为匆忙,他没有来得及留下一句遗言,因为普通,这段最后光阴所包含的故事没有任何的矜夸与矫饰,但就是普普通通的8个小时,成为高仁林光辉一生的缩影,成为一个优秀共产党员在苍穹中划过的最后一道闪亮的轨迹。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高仁林的心中装着的还是别人……

2002年2月10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再过两天,就是又一个新春了。这一天,高仁林照例起了个大早,早饭桌上听到了外边传来的一阵阵喧闹声、欢笑声,高仁林感受到了过年的气氛。饭桌上,他与老伴论起的却是困难户的事——老伴孙祖媓是南河下居委会主任,无意中谈起在年终慰问时发现小区里还有一名困难居民经济拮据。一向对老伴轻声说话的高仁林语调明显地提高了:“你这个主任真是的,不帮人家解决实际困难要你干什么。”说着,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百元,嘱咐她买点油、买点煤给人家送去。接着,高仁林又好似想起了什么,关照孙祖媓:不要说是我们个人给的,就说是灯泡厂给的,这样人家拿得安心,有困难,再给我打电话。

老伴孙祖媓眼睛一热,这不知是老高第多少次交给她的“特殊任务”了,今天虽然受到了责备,但她还是打心眼里佩服,助人为乐,这就是高仁林!

上班进厂时,高仁林遇到了正在下台阶的残疾女工蒋惠,他关心地叮嘱:“小心点,慢些走。”蒋惠没有想到,这竟是平时如慈父一样关心她的高厂长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蒋惠,高中毕业后因腿部有残疾,找工作成了大难题,为此她曾有过轻生的念头。是非亲非故的高仁林接纳了她,先安排她搞统计,后来打字。1987年蒋惠以《人生的价值》为题,在市演讲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高仁林闻讯后亲自写了大红喜报张贴在厂大门口,并为她晋升了一级工资,这给以残疾人为主的职工们多大鼓舞啊。为给蒋惠安装钢丝背心,高仁林亲自与南京医生通电话,仔细询问治疗价格、质量、效果。在厂里的车送她去南京前,他又叫来蒋惠,从身上掏出500元钱让她带着。

时间在这本普通的工作日志上凝固了,高仁林走了,可他最割舍不下的就是这个企业……

上午8时30分,在厂里他那间简陋的办公室,高仁林戴上了两枚金质奖章,一枚是全国劳模,一枚是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在采访中,职工们说:高厂长的这些奖章都存放在办公室,每次受表彰归来,他都是最先赶到厂里,检查生产,看望职工。这两枚奖章对高仁林而言,并不仅仅是个人的荣誉,而是整个企业的荣誉,只有在最盛大的日子里,他才会戴上。这一天也不例外,他要参加全市的新春团拜会。

9时,新世纪大酒店,来自扬州各方面的几百名优秀代表荟萃一堂。市委书记孙志军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我们要以开拓进取的蓬勃朝气、奋发有为的昂扬锐气,团结拼搏的旺盛士气,跃马扬鞭,快马加鞭!”

会场上的高仁林显得异常激动,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孙书记的话令人振奋,企业今年向上走,要好好地大干一场。

参加完团拜会,高仁林匆匆回到厂里,伏在那张已很破旧办公桌上忙开了。他接通了合资方台商黄炳源先生的电话,了解2月份订单的情况。得知订单势头很好,高仁林松了一口气。电话里,一向 “心急”的高仁林还谈到了春节后如何对合作公司进行精简,使之更适应入世后国际市场竞争的需要。一席话直把电话那端的黄炳源先生听得心头发热。可谁料,仅仅数小时后,电话中又传来高仁林猝逝的噩耗,黄先生伫立街头,手里置办的年货洒落一地。

时针指向12时,是全厂春节放假前关门的时刻了。高仁林一如过去依次跑遍了工厂的电工房、金工房和每个车间,叮嘱职工们注意安全,关好电闸、电器和门窗。他边检查安全边给大家拜早年,并与大家相约马年共同努力,再创佳绩。

查完安全,高仁林又回到了办公室,翻开工作日志,逐一统计截至2月9日的扬捷、圣扬等子公司的销售情况,2月份全厂已销售氖灯万只,高仁林高兴地把这一数字写上日志,坐在他对面的销售科副科长张永红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竟成绝笔。

高厂长的音容笑貌那么清晰地印在每位职工心头,以致很多职工们在乍闻噩耗的时候都难以置信,这么好的厂长,怎么可能会离开我们,不可能的!刚刚几个小时前,他还告诉我们,工厂现在正是走高的时候。初五一上班,我们还要一起加油干呀。那么多事在等着他,那么好的未来在等着他,说什么他也不会抛下工厂,抛下我们这么几百个职工。

直到心脏停止跳动,高仁林也未能补上他欠自己家人的那份情感……

尽管已是腊月二十九,高仁林还是忙到中午12点多回家。全家人吃了一顿团圆饭, 老伴孙祖媓为他做了几个好菜,大儿子为爸爸买了一瓶红葡萄酒。饭桌上, 高仁林与小孙子逗了几句嘴,一家人其乐融融。那一餐,他还极其难得地喝了一小杯红酒,添了一小碗饭。

饭后,本打算与小孙子玩玩游戏的高仁林却露出了一脸疲态,他对家人说,累了,太累了,让我歇会儿。

在床上歇了会儿,高仁林又特地叫来了大儿子高志刚,关照他带弱智的弟弟高志强去洗个澡。一旁的孙祖媓知道,那是老高对家庭的真情流露。平时高仁林为职工 为企业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对这个家却很少顾及。其实,高仁林也时刻惦记着年迈的母亲、多病的妻子和痴呆的小儿子。他常充满深情地对妻子说:他欠下了一笔令他内疚、又难以弥补的感情债。采访中,孙祖媓心酸地回忆起,每当高仁林披着星光、 满身疲惫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万家灯火,他常想起那令他牵肠挂肚的小儿子,此时此刻他在哪儿呢?回家了没有?会不会流浪在哪一条路边,蜷缩在哪一棵树下?会不会正在被无礼的人嘲弄和欺侮呢?他多想多挤出一些时间照顾好残疾的小儿子啊!

下午2时半,高志刚、 高志强兄弟俩离开家去洗澡。这一走,竟是与慈父的永诀。

3时15分,老伴孙祖媓望望静静躺着的高仁林,悄悄带上家门去作过年准备。这一走,36年的恩爱夫妻阴阳永隔。

25分钟后,高仁林因心脏病突发,猝然长逝……

高仁林走了,走得那么匆忙,那么平静,甚至来不及给最亲爱的人留下一点告别的时间。

81岁的老母在等候,在家门口静静等候儿子的归来;生来残疾的小儿子在盼望,盼望爸爸在临睡前再给自己一个吻;充满稚气的小孙子在期待,期待再与爷爷一起背一首唐诗;生性自强的大儿子在呼唤,再给做儿子的一点尽孝的机会;相濡以沫的老伴在回味,回味高仁林结婚时“我一定要对得起你” 的誓言。

有的人死了,但精神不死,风范犹在,高仁林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大写的人,一个大写的共产党人。本报记者 袁文生 徐扬 周寿鸿 徐晔敏

2002年3月1日《扬州日报》

编辑:曹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