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离开曾“黑鹰坠落”的索马里 美国从多国撤军是“逃避”还是“挖坑”?!

美国国防部12月4日宣布,总统特朗普已下令,明年年初撤出驻扎在索马里的“大部分”人员和装备。

而就在上个月,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宣布,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驻军将在2021年1月中旬前分别减少到各2500人。

为利益而来,留下“一地鸡毛”的美军,如今却要像甩包袱一样地撤军,究竟是“逃避”还是“挖坑”?!

美军再次撤离“黑鹰坠落”的索马里

美国国防部4日发布的有关从索马里撤军的声明显示,一部分撤出的美军将部署到邻国,与盟友一起继续对索马里境内的极端组织展开跨境军事行动,也有美方官员透露,这部分美军将被转移至肯尼亚和吉布提的军事基地;另一部分美军将彻底离开非洲东部地区。

目前,约有700名美军驻扎在索马里,训练和协助索政府军打击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青年党”武装分子。声明强调,美国会保留在索马里执行反恐行动的能力,并继续搜集有关“安全威胁”的情报。对于此次撤军行动,美国防部强调,这不代表美国会改变对非洲的政策,美国会持续打击暴力极端组织,以确保其“在大国竞争中保持战略优势”。

索马里地处“非洲之角”,位于扼守红海和亚丁湾的重要位置。几十年来却一直在经历政治动荡。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索马里“青年党”长期在该国及周边国家发动恐怖袭击。尽管近年来索马里政府从“青年党”手中夺回了首都摩加迪沙的控制权,但“青年党”仍盘踞在该国西南部地区伺机发动恐袭,当地的反恐局势依旧不明朗。

而这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美军第二次从索马里撤出。1993年美军在索马里执行军事行动时出现意外,因情报有误,导致两架黑鹰直升机被击落,19人被打死,1名美军被俘。全世界都通过报刊杂志或电视画面看到了被侮辱的美国大兵尸体和被俘遭受虐待的美军士兵杜兰特。

这使得克林顿政府在美国国内饱受诟病,并被迫宣布从索马里撤军。“黑鹰事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成为美军心中难以忘却的“痛”,并一度影响了美国的反恐和对非政策。

从伊拉克撤军是虚张声势?

除了撤离索马里,特朗普政府近期明显加快了从海外“甩包袱式”撤军的速度。上月17日,五角大楼宣布,美国将在2021年1月15日前,从伊拉克撤出500名士兵,使美军驻军人数减少到2500人。

特朗普上台后,在中东地区实行战略收缩政策,将美军士兵从海外战场撤回是他的一大目标。因而美国此时宣布从伊拉克撤出显然有现实考量,既可以服务于美国国内的政治需求,兑现特朗普从海外尽可能撤回美军的承诺,又可以给继任者挖个坑,让他收拾伊拉克这个“烂摊子”。同时,还可以利用撤军对伊拉克发出警告,让伊拉克意识到美国撤出之后可能会面临的问题。

毕竟在伊拉克局势仍然动荡之时,美军撤出很可能为极端势力的复苏和扩张创造条件。今年以来,借助新冠肺炎疫情在中东地区的蔓延,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趁机重整势力,加大在伊拉克以及周边地区的活动力度。伊拉克情报部门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袭击数量大幅增长。仅在今年上半年,“伊斯兰国”就在伊拉克制造了超过430起袭击。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以美国为首的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中的法国、德国、英国、荷兰、捷克等国陆续从伊拉克撤走了全部或者部分军人,严重削弱了反恐力量。联合国今年8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伊拉克、叙利亚境内的残余极端分子仍有1万多人。“伊斯兰国”组织结构依旧完整,依然能够协调发动攻击或分散作乱,而且该组织还保留着筹融资渠道,具备支持恐怖袭击的财力。

于是,美国前脚宣布撤军,伊拉克外长福阿德·侯赛因后脚就在11月25日访问了俄罗斯,寻求加强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俄方将满足伊拉克对俄制军事装备的任何需求。今年1月,美国在伊拉克发动空袭,导致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死亡后,伊拉克就与俄罗斯恢复了有关购买S-300防空系统的谈判。伊拉克外长还在访俄期间表示,希望在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中,俄方能向伊拉克军方提供情报支持。

美国在阿富汗“深陷泥沼”

除了削减在伊拉克的驻军,上月17日,美国还宣布了将驻阿富汗美军在2021年1月中旬前减少到2500人。2001年10月7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发起针对阿富汗“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阿富汗战争。19年来,美国损兵折将,已耗资2万亿美元,虽然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却依然无法控制阿富汗局势。塔利班更是卷土重来,与政府军冲突不断。阿富汗现在是世界上难民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阿富汗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曾公开表示,美国以在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保持军事存在,是为了在阿富汗和周边地区发动战争和制造矛盾。

今年2月,美国与塔利班达成一项“里程碑式”的协议,美国撤军以换取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进行和平谈判,这项协议也被媒体描述为“旨在结束美国最长的战争”。但这份不充分的协议很快显现出恶果。和平协议签署后,阿富汗各类冲突和恐怖袭击不减反增。美国媒体分析说,美国现在又宣布撤军,无疑会让塔利班内部的强硬派更加得势,加剧与阿富汗政府军的冲突。

与此同时,“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目前拥有至少5000名武装分子,并将阿富汗视为重新部署力量、伺机崛起的重要基地。如果美军此时从伊拉克、阿富汗撤离,“伊斯兰国”可能趁机扩张势力。

四处撤军仍难平衡各方利益

美国的撤军计划立即引发美国政界、军届、盟友的普遍担忧。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发表声明说,在条件不成熟情况下让美军过早撤出海外战场将促使“伊斯兰国”死灰复燃以及触发恐怖主义在全球再度活跃。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麦考尔表示,美国需要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在阿富汗驻军,从而捍卫美国国土安全利益,同时帮助阿富汗实现和平。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参议员达克沃斯指责特朗普政府“把政治日程置于国家安全之上”。罗德岛民主党参议员里德也斥责特朗普政府“选择错误的道路”,“置美军和盟友于危险之中”。

美军驻中东部队最高指挥官麦肯齐等军方将领也反对特朗普政府仓促从阿富汗撤军,认为这不利于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的和平谈判。美军留驻还有助于防止“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壮大势力。另据媒体披露,本月初,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在写给白宫的一份备忘录中警告不要仓促从阿富汗撤军。但随后特朗普将埃斯珀解职,媒体称,在撤军问题上的分歧是主要原因。

对于美国加速撤军,阿富汗政府此前也曾多次表达担忧,称不利于阿富汗局势稳定。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此前警告称,美军若仓促撤离阿富汗,可能会使阿富汗再次成为“国际恐怖分子的平台”。而北约多国共派有1.2万名军人在阿富汗帮助该国训练安全部队,北约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美军的后勤支持。美军的大规模撤出对于剩余北约部队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

今年10月,特朗普暗示要从索马里撤军时,索马里总统穆罕默德就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在当地局势仍然动荡的情况下,他希望美军能“彻底为完成(反恐)任务”。索马里将于明年1月举行议会选举,2月初举行总统选举。美军在这个局势紧张的时刻撤离,无疑会削弱当地保护选举活动安全的能力。

美国“反恐”代价巨大  收效甚微

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的“战争成本”(Cost of War)项目出台的报告指出,2001财年至2020财年间,美国政府在“9·11”事件后发动的反恐战争耗资6.4万亿美元。巨额的反恐资金支出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美国智库查尔斯·科赫研究院的民调显示,近七成美国人认为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未能让他们更加安全。同时,近半数受访者认为,这两场战争损害了美国的利益,并使得中东地区的安全环境变得更加糟糕。据统计,美国的反恐战争造成了超过80万参战人员死亡,数百万士兵受伤,超过33万平民死亡,3700万难民流离失所。

无论是在伊拉克还是在阿富汗,只谋求自身利益的美国打不赢所谓的“反恐战争”,各种因素又导致美国无法彻底离开各地泥沼一样的战场。有分析指出,美国在反恐策略上奉行双重标准,削弱了国际社会合作反恐的效率,不但没能彻底清剿恐怖组织,还扩大了滋养恐怖主义的土壤。

编辑 木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